丹羽宇一郎

编辑:好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6 01:39:07
编辑 锁定
丹羽宇一郎(Uichiro Niwa),又作丹羽一郎,1939年出生于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毕业于名古屋大学,是日本伊藤忠商事前社长、董事顾问,及前日本驻华大使。
1998年担任伊藤忠商事总裁,第二年对公司的4000亿日元不良资产进行了清理,2000年创下了伊藤忠历史最高记录的营业利润(当时), 让世人大为吃惊。著作有《工作造就人》。受聘担任江苏省经济(科技)顾问,北京市市长顾问,吉林省经济顾问。
2015年6月18日,丹羽宇一郎接替前会长加藤纮一正式就任日本中国友好协会第六任会长。[1] 
中文名
丹羽宇一郎
外文名
Uichiro Niwa
别    名
丹羽一郎
国    籍
日本
民    族
大和民族
出生地
日本爱知县名古屋市
出生日期
1939年
职    业
企业家,前日本驻华大使
毕业院校
名古屋大学
主要成就
日本伊藤忠商事前社长、董事顾问
代表作品
《工作造就人》等
政    党
日本民主党

丹羽宇一郎简介

编辑
菅直人首相2010年6月5日确定了由伊藤
丹羽宇一郎 丹羽宇一郎
忠商事顾问丹羽宇一郎出任日本驻中国大使的意向。过去日本 派驻重要国家的大使均是外务省官员,起用民间人士实属罕见。菅直人很早以前就主张启用民间人士担任驻外大使。菅直人已经表示以日美同盟为基轴、同时重视日中关系的外交方针。上述人事决定反映出这一路线。[2-3] 

丹羽宇一郎评论

编辑
丹羽宇一郎 丹羽宇一郎
日本共同社2010年6月7日刊发分析文章说,日本新首相菅直人启用伊藤忠商事前社长丹羽宇一郎(71岁)出任下一任驻中国大使,开创了由民间人士担任这一职务的先例。
文章说,这一任命不仅是因为看重丹羽丰富的国际商务知识和从业经验,而且也在于凸显民主党“以政治为主 导”这一主张。由于丹羽并没有外交工作经验,其能力如何还是未知数。
文章称,丹羽曾担任经济财政咨询会议成员、日本邮政公司外部董事等与政府相关的职务,被称为“财界大佬”。他特别擅长对华业务,以粮食、纤维产业为主与中国企业开展过合作。日本国家战略担当相仙谷由人称赞他“在对华、对美关系方面拥有庞大的信息量和人脉”。
有关人士透露,早在2009年鸠山由纪夫内阁成立之初,外相冈田克也就曾考虑过启用丹羽。以往驻华大使一职都由专门从事对华外交的官员垄断,冈田似乎有意打破这一惯例。
文章说,驻华大使是与驻美大使并列的重要职位,丹羽的被启用事实上使外务省失去了既得利益,因此其内部出现了极强的抵触情绪。此项任命或将成为“政治主导人事”的试金石。[4] 

丹羽宇一郎言论

编辑
1. 即将赴任的日本新任驻中国大使丹羽宇一郎26日在东京记者会上声称,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中有关‘台湾是中国不可分领土的一部分’的主张,日本的立场只是‘理解并予尊重’,并未直接承认,今后日本对此问题仍然坚持同样的态度。”(《日本使馆回应新大使“从未承认台湾是中国领土”言论》)
2. 日本第一位以民间人士身份被任命为驻华大使的丹羽宇一郎昨天(26日)在东京出席就任送别会时表示,希望中国能够提高在军事方面的透明度。(环球网《日新任驻华大使未赴任即指中国军事透明度低》)

丹羽宇一郎主张

编辑
因撞船事件,中日关系受损;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73周年祭日,新任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来宁访问,便
丹羽宇一郎 丹羽宇一郎
显得更加引人关注。2010年12月20日,面对众多媒体,丹羽微笑着道出此行的主要目的,即推动两国在经济领域和民间方面的交流。在他看来,两国关系“应该超过夫妻关系,只能友好下去,没有别的选择”。[5] 

丹羽宇一郎被召回国

编辑
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先是明确反对东京都购买钓鱼岛,旋即又通过日本官方之口“被道歉”,还有6名日本议员前往钓鱼岛海域上演“海钓”闹剧。重重乱象之下,凸显日本对华战略的困顿境况。
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公开反对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购买钓鱼岛”的计划。他警告称,这一举动将会给中日关系带来重大危机。丹羽的言论发表后,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强烈反响。日本在野党纷纷要求解除丹羽的大使职务,并立即召他回国。[6] 
丹羽事件还折射出日本政坛的混乱无序、民主党政权的如履薄冰。丹羽大使的一次发言,使各界民族主义保守势力抓住了攻击执政党的新素材。下野后失去行政资源的自民党难得地找到了攻击政权的发力点,借围攻丹羽加压民主党内阁。从这一意义上说,丹羽大使确实给政府高层“添了麻烦”。[7] 
被日本外相召回的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15日上午在首都国际机场乘机离开北京飞往
丹羽宇一郎 丹羽宇一郎
东京。丹羽宇一郎在首都机场说,他将前往东京对日中关系最近的形势做报告。当被问及他什么时候回北京的问题时,丹羽宇一郎说他还没有决定,但认为他必须在东京做完汇报后才能回来。[8] 
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将于2012年11月28日回国,结束自己2年零4个月的任期。丹羽宇一郎26日就大使工作进行总结。他表示,其大使生涯是从钓鱼岛问题开始,至钓鱼岛问题结束。
丹羽以“从钓鱼岛问题开始,到钓鱼岛问题结束”来形容自己短暂的大使生涯。他说,有人称中日两国是邻居关系,邻居关系是可以搬家的,但是中日两国是搬不了家的,因此必须友好。
日本驻外大使的任期一般为3年,日本政府原计划在9月就提前更换丹羽大使,但是因为新任命的驻华大使西宫伸一突然病故,因此,丹羽拟在27日向新任大使木寺昌人移交工作。[9] 

丹羽宇一郎车辆被袭

编辑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2012年8月27日在北京,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所乘坐的车辆被人袭击,车上装饰的日本国旗被夺走。媒体呼吁理性民族主义。
来自日本驻华大使馆的消息称,北京时间下午四时许,在北京市内环线上行驶的丹羽大使所乘车辆被两台车迫停。有男子从其中一台车上走下,将丹羽大使所乘车辆上的日本国旗拿走,随后离去。据悉,丹羽大使并未受伤。日本大使馆正在就详细情况做进一步调查。共同社又引述日本大使馆说,中方对袭击事件表示遗憾。[10] 

丹羽宇一郎对钓鱼岛态度

编辑
前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2012年12月20日在东京日本记者俱乐部发表演讲,批评日政府钓鱼岛“国有化”做法欠妥,导致了中日关系陷入低谷,称不明白政府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如果说外交的意义在于维护国益,国益即是国民幸福的话,钓鱼岛国有化并不能让国民实现幸福感。并表示,“我在中国时曾想,在这个时期做这样的事,难道不会使事态恶化吗?”
丹羽还尖锐地指出,无论是日本民主党执政时期还是众议院选举期间各党派关于钓鱼岛问题的说词都过于刺激和尖锐,“这些针对外交的发言都是面向国内政治,没有考虑到其他国家是否能接受和理解”。这只会使得钓鱼岛问题日益升级。
谈到钓鱼岛问题,丹羽引用2011年发生的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问题,谈得最多的“临界点”作比喻。如何控制这个“临界点”不让它引发灾难,是最重要的事。所以,中日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最需要做的事是如何控制这个问题不要超越两国关系的“临界点”,而这个“临界点”,指的就是出动军队。如果两国出动军队的话,那就变得没有退路了。
丹羽强调说,解决钓鱼岛问题必须做到三点:第一、停止非黑即白的争论;第二、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第三,两国政府就如何解决钓鱼岛问题和改善关系展开谈判。[11] 

丹羽宇一郎关键人物

编辑
时至今日,因为日本政客和极右翼势力的非法购岛闹剧,使中日关系上升到战争的边缘,中日关系曾一度如箭在弦,随时就有可能发射引起大的摩擦而引发战争。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不要看两国对立方的宣战檄文,中日关系到底向何处去?恐怕驻华多年的丹羽大使最有发言权,通过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的见解,可见中日关系的走向。
与7月份因“失言”被召回国时的沉默不同,丹羽20日回到母校名古屋大学发表了演讲。据共同社报道,在提及日中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对立时,丹羽警告说,这次对立的层次与以往“完全不同,日方有必要加强认识”。他称自己非常担忧,在最坏情况下,日中邦交正常化40年来的成果将毁于一旦。
丹羽称,“北京的气氛非常紧张,日本政府和国民均未感受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认为,到11月中国最高领导层完成换届后,两国关系也难以很快好转。丹羽在讲演中还介绍说,日本政府宣布将钓鱼岛“国有化”后,他在北京乘车外出时遭到中国人敌视,“日本是小偷这种想法已植根于中国的年轻人心中,这非常令人忧虑”。在演讲的最后,丹羽表示日本今后有必要为改善日中关系踏实地付出努力。
确实如此,日本侵华战争给中国几代人留下了刻骨铭心的仇恨种子,经过两国老一代领导人几十年的共同努力,中日关系尽管有所提升,但伤痕尚未抹平,日本政客和极右翼势力却又恣意挑起中日冲突,中国年青一代在教科书上学到的东西,却又让日本政客和极右翼势力给上了生动的一课,这怎不能让全体中国人新仇旧恨一起算呢。
正如日本《读卖新闻》分析的那样,丹羽大使在讲演中不仅流露出强烈的危机感,还有一种焦虑感,尽管他在讲演中说“日本完全没有必要让出领土权”,但他却多次提到“领土问题”,而日本政府
丹羽宇一郎
丹羽宇一郎 (7张)
不承认与中国有“领土问题”。《朝日新闻》引述丹羽的话表示,他18日面见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时,已经把自己感受到的“危机感”传递给首相了。《每日新闻》报道称,丹羽在演讲中还提到法德两国的历史,指出“这两个国家首脑的领导力和信赖关系以及安定的政局,成为他们克服领土问题的一把钥匙。日中关系也有必要创造这种环境,这需要持续不断地努力。”
正因如此,日本政府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日本政府承认中日有领土争议,尽管不能满足中国的主权要求,但毕竟是有所低头向着缓和迈进了一步。加上中国应对海上突发事件的军地联合演练,迫使美日两国放弃11月份的军事夺岛演习,说明中国的反制措施逐步显效。
日本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有所反思,是否真正认识到“购岛”影响中日关系的重要性?有待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进一步的观察。但我总认为美日是在耍花招,不会从根本上扭转中日关系持续对峙的僵局,如果处理不好,还有可能进一步恶化。
总之,中国期待丹羽大使的建言能震动日本政坛,使极右翼势力的反华气焰有所收敛,期待中日关系转危为安,从此走向真正的和缓。中日关系向何处去?这不是中国的一厢情愿所能解决的,取决于日本政府钓鱼岛“国有”化的闹剧如何改弦更张和收场,主动权在日本政府手里。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只能奉陪到底!国际社会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民拭目以待![1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