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大海1949

编辑:好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6 18:35:00
编辑 锁定
2009年,天下杂志出版龙应台所著《大江大海1949》(即《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该书以传记体形式,讲述国共解放战争的“残忍”,特别是共产党为争取胜利而采取的残酷手段,该书并未在大陆出版,但在民间引起广泛讨论。[1] 
2009年9月18日,龙应台在香港大学举办新书发布会。她表示,她发表本书的目的不是为了控诉,也不是为了谴责,而是为了“向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致敬”。[1] 

大江大海1949图书信息

大江大海1949纸质书

作者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龙应台
出版机构:天下杂志
出版时间:2009年
稽核项:366面:图,像,地图;23cm
丛书名:世纪对话系列;4
ISBN:9789862410493(平装)
价格:$380新台币[2] 

大江大海1949有声书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有
大江大海1949有声书 大江大海1949有声书
声书》[3] 
出版机构:天下杂志
出版时间:2010年
描述:2 sound discs(127 min.): digital ; 4 3/4 in..
上. 献词 -- 码头上 -- 追火车的小孩 -- 四郎 -- 我的名字叫台生 -- 甘心情愿地等你 -- 只是一个兵 -- 大出走
下. 我是台湾人 -- 祖国 -- 草鞋 -- 一支香 -- 二十海里四十年 -- 木麻黄树下 -- 两个小男孩 -- 寻人启事

大江大海1949作者

出生在高雄大寮乡,读过的小学有:新竹东门国小、高雄盐埕国小、苗栗苑里国小。
童年在台湾中南部农村度过,少女时代在高雄茄萣的海边渔村度过。
“龙应台”不是笔名,是真名;父亲姓龙,母亲姓应,她是离乱中第一个出生在台湾的孩子。
留学美国九年,旅居欧洲十三年,在台北做公务员四年,以香港为写作基地快满七年。
她今天还歪头在想:到底要在哪里种下一株会开大朵黄花的丝瓜?

大江大海1949内容简介

所有的颠沛流离,最后都由大江走向大海,所有的生离死别,都发生在某一个码头——上了船,就是一生。
从1949年开始,带着不同伤痛的一群人,在这个小岛上共同生活了六十年。
六十年来,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停下脚步,问问对方,你痛在什么地方?
是时候了,在历史的这一页即将永远地翻过之前,我们还来得及为他们做些什么?
龙应台,华人最犀利的一枝笔,继思考家族情感的畅销书《亲爱的安德烈》、《目送》之后,龙应台再度推出15万字新书《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酝酿十年、走过三大洋五大洲,耗时三百八十天,行脚香港长春南京沈阳马祖台东屏东…..从父母亲的1949年出发,看民族的流亡迁徙,看上一代的生死离散,倾听战后的幸存者、乡下的老人家。
龙应台说,“我再怎么写,都不能给他们万分之一的温情与正义”。藉由文学的温热,龙应台希望引领读者一同诚实地、认真地重新梳理六十年前的这段历史,看见一整代人“隐忍不言的伤”,重新凝视关于人的尊严以及生命价值,用最谦卑的心,写出跨民族、跨历史、跨省籍的一本书。

大江大海1949抢先阅读

上海的早晨
其实不是八月十五日,是八月十一日。这一天清早,二十七岁的堀田善卫照常走出家门,却看见一件怪事:上海的街头,竟然出现了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这里一幅、那里一幅,从层层叠叠高高矮矮的楼顶上冒出来,旗布在风里虎虎飞舞。
我是台湾人
战争期间,当作军夫、军属以及“志愿兵”被送到中国和南洋去做苦役、上战场的,有二十万人。运到日本高座海军航空兵工场作“少年工”的,有八千四百多个台湾孩子。战争结束时,三万三百零四个台湾青年为日本牺牲了性命。
追火车的小孩
都是回乡的人吧?广州东站的候车室里,起码有上千的人,聚在一个大堂里,听见的全是熟悉的湖南话。很多民工,带着鼓鼓的麻袋──都是那种红蓝白三色条子的大口麻袋,大包小包的,全身披挂。出来打工的人,这很可能是两三年才一次的回乡。家里的孩子,可能都认不得自己了。

大江大海1949图书评价

大江大海1949肯定态度

南京大学已故教授高华著《读龙应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札记》一文,札记中如此写道:
“龙应台于2009年出版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书,在台、港和海外华人社会引起强烈反响。作为一名近代史研究者,我读过许多探讨1949前后中国历史变化的著述,我自己也曾就其中的某些问题写过文章,但是龙应台的书还是给我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应该说,这是一部用散文的文体,以新的思维对1949年前往台湾的一群中国人进行全新论述的重要作品。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意象复杂,场面宏大:从1949年200万大陆人渡海迁台,再到二战时期的德、俄战场和南太平洋战场;从“白色恐怖”对“外省人”的残酷迫害;到“本省人”对“祖国军”的期盼和失望,再到“亚细亚孤儿”的悲情……。全书有家有国,以个人和家族的变迁,来折射时代和国家的大势走向对个人命运的影响。以人文的、人道的史观,穿透被宏大话语总结、归纳的历史,从中还原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寻求其中的意义和价值,这是《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一书的基本特点。在我多年的阅读中很少见到两岸的历史学家有如龙应台这样,将自己的研究与人性关切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4] 
在书中,龙应台满怀温情地写了她的父母槐生和美君千辛万苦、万里漂泊到台湾的故事;也写了一系列当年的小人物,在60年前背井离乡、生离死别、逃难、跨海、落地生根于台湾的故事。过去人们只知道国民党政权1949年被中共打败,被迫退往台岛;龙应台第一次向世人展现1949年庶民渡海迁台的画卷,里面由无数的个人和家庭组成,结合起来,就成了一部罕见的中国近代“南渡”史。[4] 
她做的是一个非常大的题目,要在一本15万字的书里把所有与1949年有关的问题都阐述清楚,那是极为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对书中的某些内容与论断,不同的读者因关切不同而存有异议也是正常的。任何一本书都不会是完美无缺的,同样,《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也不是没有可议之处。例如有一些内容,无论是作为1949年大变局的近因还是远因,都间隔得较远,不一定和主题十分贴切等等。只是这些瑕疵与该书的成就相比,是微不足道的。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作为一名作家,龙应台已在做历史学家的工作——她不仅对众多的历史见证者作了口述采访和抢救采访,还查阅了台湾和大陆的大量文献资料,例如:龙应台查阅了著名的台湾《传记文学》的创办人刘绍唐于1951年出版的《红色中国的叛徒》一书,该书通过刘绍唐在林彪率领的解放军“四野”的一段生活及其出走香港的经历,反映了易代之际的社会和人心变化,具有颇高的史料价值。据我所知,该书早已绝版,许多专家都未必看过,龙应台却找到了。她所做的这一切的努力,使得她的叙述更贴进历史真实。[4-5] 

大江大海1949否定态度

2011年,李敖出版社出版李敖所著《大江大
大江大海骗了你 大江大海骗了你
海骗了你:李敖秘密谈话录》。[6]  全书是为了批判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里的史观和知识程度而推出的,这种谋篇布局,在李敖的著作中,是很少见的。整个主轴是,李敖认为1949年的台湾,根本不是大江大海,而是残山剩水,龙应台的大前提就错了。而且,龙应台在写那段历史的时候,对人间惨象、官方文件、当世人物知之甚少,故观察不深、持论不平,价值观也因而扭曲错乱。[7] 
2011年,曾健民发表《内战冷战意识形态的新魔咒──评龙应台的1949》一文,[8-10]  文章称,60年来,台湾社会的快速变化,不管是经济生活或是政治转型,从未脱离内战冷战的大框架。在思想领域,不管是自由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后殖民主义……也都是在这个大脉络下的旜递;这些思想,由于从未有过对台湾内战冷战结构的彻底反省和批判,都很难超越反共的自由主义和反中国意识的基调。它特别具体表现在如法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阿杜塞所指出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中,包括党派、媒体、文化、校园等。
台湾内战冷战体制的历史起源,在1949年。对1949年历史的反省和批判,也是从知识上思想上或者感情认同上超克内战冷战意识形态的起点。然而,至今连一本最起码的有关1949的基本历史知识性著作都未出现,可见内战冷战意识形态仍然在台湾的精神思想领域占有统治性地位。
果然,在这1949历史批判的不毛之地,长出了以“内战冷战现代化论”为基本价值观点,对1949年进行叙事的异化之果──龙应台的《1949大江大海》。
此书一出大为热销,连中国大陆也出现一些粉丝。
这种现象印证了,内战冷战意识形态不但是台湾现实生活的结构,普遍地无所不在;而且在政治经济的再生产结构中,作为维护统治集团利益的思想不断地再生产。虽然它是脱离真实社会历史的虚假意识,颠倒意识,但作为维持现实的社会关系,是一个客观的存在。
龙书表现出来的,虚假的1949,正是这种现象的最好的例证。

大江大海1949所获荣誉

继二岸各项大奖后,本书2012年推出日文版,被朝日新闻评选为年度好书,并荣获日本最大连锁书店纪伊国书屋“人文大赏2012”,而且是唯一华人作品。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历史 作家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