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博学

编辑:好心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9 15:16:1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罗博学,1986年出生于西安,北漂人,寄居客,现旅居温州,自由撰稿人。写作方向为时评、杂文、散文、艺术评论等。中学阶段发表文字,崇尚自由之精神,独立之人格。爱好写作、艺术,有坚定的信仰和热忱的情怀。希望以自己对理想的追寻,在后现代的时代格局中阐述信仰与美的力量,以微末的呼唤,唤起人们对终极的审视。曾经的精神抑郁病患,昔日的愤青杂家,今天在永恒之恋中,重头再来。
中文名
罗博学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西安
出生日期
1986年出生
职    业
自由撰稿人
代表作品
《我们这一代 》

罗博学罗博学个人简介

编辑
思想随笔散见于《海外校园》(北美)、《国际日报》(北美)、《西北电力报》、《真理报》(加拿大)、《中信》(北美)、《青年文摘》[1]  、《家园》、《华夏散文精选》、《美文少年通讯》、《芥菜籽》等刊,并见于“人民网”[2]  、“信仰之门”、“神州网”、“爱思想”[3]  、“一五一十”[4]  、“中国学术论坛”[5]  、“共识网”[6]  等网络媒介。

罗博学作品节选

编辑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思想几乎占据主导地位。自庄子以降,历代的文人墨客,无不尽显其才华,描述着“天·地·人”之间发生的故事。在文学领域,如屈原的《天问》,“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在绘画领域,中国画创作历来讲究“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一方面是向大自然学习,另一方面又要抒发艺术家的性情,是人与自然的合一,如齐白石对虾的热爱,郑板桥对竹子的热爱,张大千的泼墨山水,以及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对北宋风情的描绘……我们可以找出无数的历史记忆,发现这些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者,对身处的这块土地充满眷恋,艺术成为他们情感的嫁接。
时至今日,倘若这些先辈健在,看到当下中国社会严峻的生态环境——齐白石热爱的虾已奄奄一息,郑板桥的竹子也濒临砍伐,张大千的山水被工业化逐一改造,北宋时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早已面目全非,他们还能对艺术充满希望,对这块土地充满美好的向往吗?或者说,当这些满怀理想的艺术大师,如果看到今日中国所面临的一系列危机,他们在艺术创作中对“天人合一”所持有的理念,是否可以存活?
在我看来,他们不得不从“天人合一”的类似于乌托邦的幻想中清醒,转而关注大变革时代的社会现实。此时的齐白石,也许可以画一条拼命挣扎的虾,而不是怡然自得的虾;郑板桥可以画一株被灰尘掩盖的竹,而不是清秀峻拔的竹;张大千可以画一座山上有一个自杀者的尸体,而不是青烟缭绕远避红尘的山;张择端可以画一幅在拆迁过程中官逼民反的清明上河图,而不是百姓安居乐业的清明上河图……
我要表达的是,时至今日,严峻的社会现实,不得不令每一个生活于斯的民众,包括艺术家,必须认真思考我们个体的前途何在?日渐衰落的传统文化,需要注入怎样的血液,方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天人合一的空幻与超越信仰的启示——评徐英男艺术兼论灵性艺术的生态》
在不受制约的心与心的擦肩而过中,在不被权衡的生命与生命的碰撞中,在缺乏爱与爱的相互应答的终极沉默中,人们川流不息,历史的河流在这样一片厮杀与困顿中逐渐没了声响。以至于,现实的终极,走向肤浅与浑噩的境地。在一个没有家园,远离故土的游子的心中,那个风尘仆仆的女子,只能喟而叹之:“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她站在一个较高的精神方位,洞穿世事变迁,兀自的,对个体人生有涯发出无奈地叹息,同时,对那个不曾幻灭,不曾逃离,充满温柔与关爱的家,满怀深切憧憬。
——《心灵回归生命的原点》
新纪元运动的历史沿革,应当是自从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社会日益被工业化、商品化、标签化、消费主义所替代,人心深处那份对返璞归真的渴望,对人与人之间友爱的渴望,对聆听自然界美妙旋律的渴望与日俱增。而这些,已经逐渐湮没在车流滚滚的现代都市。所谓物极必反,当人类陶醉在现代科技所带来的福祉中,却不知不觉中被带往另一个极端——看似生活繁忙,却心灵空虚;看似山珍海味,却疾病蔓延;表面富足,却有无数人因财而亡;网络社交日益快捷,心灵的距离日益遥远……
——《音乐,涌动着灵魂深处的渴求》
人的成长,事实上就是一次忘却和遗落的过程。对于少年,须忘却童年时的稚气,转而学会“装酷”,一副唯吾独尊的男子汉气概,充其量也只是青春期普遍的心理反应,一方面对各自的内心世界难以把持,一方面对眼花缭乱的外界充满好奇,一旦张力现于内心,则势必作出“离经叛道”之怪举;对于青年,须从少年期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抽离,走向另一桩与现实水火不容之境——理想主义情怀,莫如“激扬文字,指点江山”,倘若理想主义在这个时代,尚有其意义和价值可言,或者,理想主义也同样需要符合时代特定的发展规律和社会氛围,一旦青年的理想稍经现实的冶炼,其所自认为的理想,随即现出稚嫩的一面,其所坚持和经营的美轮美奂的理想国,瞬间归为废墟,根基何在呢?
——《一个人的远行》
二十世纪末,“信仰”一词被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人类在经历二十世纪阴霾与灾难丛生,物化与享乐并行所导致的精神空虚之后,一大批有识之士越来越深的感受到信仰的缺失,以及信仰缺失所带给人们的精神困囿,或者说,此一精神困囿是直接酿造人间悲剧的始作俑者,它导致的最终结果是使社会脱序、人性麻木,这给当下发生的一系列灾难提供了一个合理的解答。我们仿佛永远活在一个无法无天的罪恶之窟里,无论精神与肉体,始终都没有出路。
——《站在信仰的荒原》
性爱,本是纯洁、高贵、圣洁的赐予,是宇宙生命生生不息的锁链。在各类宗教正典中,性爱被赋予正面和崇高的意义。人类社会只有在正常的秩序之内,比如一夫一妻制,性爱才能发挥正确的生命再造功能,并且是真爱的延续。一旦脱离了正常秩序,仅仅为了寻求刺激、为了满足感官欲求,那么,性实在是人类社会诸多悲剧的罪魁祸首。乱性者,不仅危害自身的健康、扰乱他人的家庭、同时给整个社会气氛、民族的精神内核,都带来始料未及的恶劣影响。
——《乱性时代的狂欢——西安性博会迷思》

  

罗博学作品目录

编辑
《我们这一代 》
《神说:要有光》
《我与蚊子和平相处》
《在爱中呼唤》
《我与老鼠有个约》
《单纯,是一种爱中的智慧》
《生命中走过了他们和她》
《那一天,点》
《光明而幸福的时刻》
《相濡以沫的岁月,仰望星空》
《从传统艺术叩问终极信仰》
《艺术是生命的另一种再现和延续》
《购物狂欢节里的陷阱》
《天人合一的空幻与超越信仰启示》
《微时代的成言艺术 —— 读阮蓝庆的微油画》
《轮椅上的梦想与信仰》
《乱性时代的狂欢》
《假如历史可以重演》
《音乐,涌动着灵魂深处的渴求》
《在路上的彷徨与归宿》
《为精神病患正名》
《我们的未来》
《青春的孤单与幸福 —— 关于“宅男”非主流现象》
《爱,如此颠覆世俗》
《真爱何处寻 —— 管窥新时代同性恋现象》
《人性中黑夜的种子》
《学术腐败的时代议题》
《议题“ 2012 ”—— 深渊与响应》
《关于艺术之死亡与重建》
《从尚于博之死到抑郁症防治》
《亮宝楼,听许还山讲电影》
《不必向左走,右》
《在精神的寻索中走进信仰 —— 基督徒艺术家朱久洋访谈》
《你们是世上的光 —— “小羊儿童之家”访谈》
《九零后的寒冰层》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
《那一年,花败开》
《灵魂的孤儿》
《中性化时代的美与伤》
《亲爱的,我们一起上路吧》
《心灵回归生命的原点》
《其实就是你与我》
《跌倒了,再爬起来》
《一个人的远行》
《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
《无神论的黄昏》
《问世间,情是何物?》
狼文化纠正 —— 读《谦卑》
将船开到水深之处 —— 读《里外更新》
另一种坚强 —— 读《你当刚强壮胆》
活出生命的典范 —— 读《企业赢家》
寻找心灵的地图 —— 读《永恒之恋》
平凡中的超身影 —— 读《暗室之光》
高举自由的灯火 —— 读《自由的故事》
与苏恩佩跨越时空的相遇
手托一只空碗,心怀方明月
信心创造财富 —— 读《当幸福来敲门》
亲吻你的舞步 —— 读《尼金斯基手记》
寻道者地图 —— 读《漫长的人生归途》
重建记忆之城 —— 关于《海》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人物